站内搜索
详细信息
您现在所在位置: >> 信息正文
一根手杖,半部人生——道不尽一片丹心
2023/9/1 作者:管理员 浏览:1626 次

朱蕴山

在安徽六安市东河口镇朱蕴山纪念馆,有很多朱蕴山老前辈生前使用过的生活用品,其中一个是一根手杖,是朱蕴山诸多手杖中的一根。也许您会说,一根手杖有什么稀奇,多数人年纪大的时候都会用到手杖。但是,如果您了解了朱蕴山与他的手杖的故事后,您就会对它肃然起敬,那根手杖也会立即变得有千斤之重。

手杖,是他开展抗日救国活动的得力支撑

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事变爆发,中华大地狼烟遍地,烽火连天,中华民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
此时的朱蕴山,悲愤、焦急、痛苦,发出“岂可瓦全宁玉碎,国破家亡我何存”的怒吼。他急切地想要为抵御外敌做些什么,思来想去,唯有万众一心、团结民众,才是抗日斗争的根本方法。

时值国民政府下达国家总动员令,建立战时体制,任命李宗仁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兼安徽省政府主席。为了凝聚安徽地区的抗日力量,组织民众开展抗日斗争,朱蕴山便专门去拜见李宗仁,并恳切建议,“值此国难当头,必须恢复孙中山制定的三大政策,广泛发动民众抗日,迅速发起组建民众总动员委员会”。李宗仁欣然采纳。报经国民政府批准后,李宗仁便邀请朱蕴山等人筹建“第五战区民众总动员委员会”,后来改名为“安徽省抗日民众总动员委员会”(以下简称安徽省动委会)。

安徽省动委会设在朱蕴山的家乡六安,朱蕴山便回乡组织民众开展抗日斗争,其间留下了一张照片。在照片中,朱蕴山身着中山装,身体微侧,右手执着一根细长手杖。

朱蕴山何时开始使用手杖?据朱世雄(朱蕴山之子)回忆,他记得父亲曾经提起过,最早在1938年安徽省动委会成立时期就开始使用。这个时期的朱蕴山,刚刚50岁出头,正是年富力强,为什么会需要手杖呢?这需要从他的经历里找答案。

朱蕴山20岁便追随徐锡麟参加安庆起义,开启革命生涯。亲眼目睹恩师慷慨赴死、从容就义的情景,不仅没有让朱蕴山在革命道路上退缩,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的革命决心。此后,他为革命四处奔走忙碌,期间曾两次入狱。特别是在武力反袁被捕后,牢狱生活的折磨摧残,让其大病一场,并落下了严重的胃病,导致他的身体十分虚弱。

1936年,红军北上抗日到达陕西,临近山西,为整合、争取更多抗日力量,朱蕴山积极联络“土皇帝”“山西王”阎锡山,四上太原,争取阎锡山联共抗日。《我的父亲朱蕴山》(朱世同编著)一书中记载,朱蕴山第三次去太原时,“胃出血又发”;第四次去太原时,“我和阎谈话时即咳血不止,阎留我太原养病”。这次会面结束后,朱蕴山返回北平,此时他的胃溃疡已经严重到了穿孔的地步,吐血不止。一开始,他进入北平的法国医院治疗,医生表示束手无策,朝不保夕、无法挽救,可见其严重程度;后来转入协和医院,才得以手术治疗、康复。

在协和医院手术后还不到一个月,卢沟桥事变爆发,朱蕴山在伤口尚未痊愈、腿脚浮肿的情况下决定出院,去天津疗养。10月份,朱蕴山着手准备动身南下抗日。当时的交通,只能从天津搭船去青岛,再转车去济南南下。但实际路途中并不顺利。由于敌机沿着公路、水路扫射,朱蕴山一路又是搭船,又是乘小汽车、步行、转火车等等,才到达南京。拜见了李宗仁后,朱蕴山便赶回六安忙着筹办成立安徽省动委会等事宜。

刚刚大病痊愈,就要辗转各地去推动抗日工作,还要躲避日军在各处进行的烧杀抢掠,朱蕴山不得不借助手杖来支撑起虚弱的身体,和缓解四处奔走的辛苦。从此,手杖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陪伴他走过了后半生的革命生涯,见证了他投身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等历史时期的风雨历程。

是手杖,也是防身武器

1946年初,深夜,上海宝德里小巷。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这里,身穿蓝布长衫,脚穿黑色皮鞋,手拿拐杖,步履匆匆。

宝德里小巷又深又窄,附近有几家妓院和饭馆,一到了晚上,灯红酒绿,妓女、盲流、黑社会等三教九流都穿梭在这里。

瘦削的身影穿过重重人群,往小巷深处走,不时警惕地观察着周边环境。走到最深处时,他停了下来,抬头看了看附近一处楼上的亭子间,里面亮着灯,亭子间窗户旁的竹竿空着,这表示今天可以回家。他再往周边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跟踪,才快速闪了进去……

这个瘦削的人就是朱蕴山,刚才的情景就是他1946年时在上海生活的一瞥。彼时,抗日战争已经取得胜利,国人关于“民主统一、和平建国”的呼声高涨,但国共两党斗争日益白热化。虽然双方签订了“双十协定”,但蒋介石秘密向解放区展开军事行动,并策划了多起特务暴力行动,企图通过武力威胁进步人士,达到国民党一党专政和独裁专制的目的。蒋介石反共内战的阴谋暴露后,以朱蕴山为代表的国民党左派人士,也由原来的逼蒋抗日、联蒋抗日转变为倒蒋斗争,积极联络、凝聚国民党民主派力量,进行军事策反。  

内战前夕,上海鱼龙混杂,人员成分复杂,国民党的军队、警察、宪兵、特务或明或暗聚集,中国正处于“黎明前的黑暗”。积极推行倒蒋斗争,秘密联络国民党高层分子进行策反活动的朱蕴山,俨然已成为蒋介石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处境很危险。但因为工作的需要,朱蕴山依然选择留在上海。 

朱蕴山之所以居住在宝德里小巷,一方面是因为租金便宜。他长期开展革命,还变卖了家产,家中一直靠着妻兄支持,因而在生活上只能一再从简;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掩人耳目。谁也不会想到,一位富有威望、声名在外的革命家,会居住在这种“下等人”才会居住的地方。朱蕴山的革命工作很繁重,在上海还受到蒋介石特务的跟踪。为了保全自身安全,朱蕴山与家人约定了暗号:假如今日家中附近有可疑人员走动打探,家人便会在楼上小屋外的竹竿上挂上红色的衣服,提醒朱蕴山另寻他处蔽身。

当时住在宝德里巷的是朱蕴山的妻子王志洁和他的小儿子朱世雄。那时候他们每晚最盼望的就是能听到手杖的声音,那是朱蕴山回家的信号。从1937年到1946年,一家人已经分离了9年。9年杳无音信,王志洁曾一度以为朱蕴山已经牺牲了,直到从《天津日报》上刊登的一则关于朱蕴山的消息,才知道亲人还活着,一家人这才恢复联系。虽然好不容易与家人团聚在一起,但为了工作,也是为了家人安全,朱蕴山并不是每天都回家,每次回去也都是深夜了。所以,脚步声伴随着手杖敲击楼梯板的声音,就成了家人最大的慰藉,那意味着朱蕴山回来了,意味着他还活着,意味着一家人又可以短暂地享受天伦之乐了。

为了保护自身安全,朱蕴山换了一根精心设计的手杖。朱世雄回忆说,这根手杖手柄处有一个按钮,按下按钮,手杖头就会弹射出一把锋利的刺刀,当有危险时,手杖就变成了防身武器。这也足见当时朱蕴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。

尽管朱蕴山一再藏匿自身,秘密行事,但还是经常有一些全副武装的特务人员找到其住所,向其家人打听朱蕴山下落,还时常守在其小巷家附近不肯离去。其家人甚至还曾收到过一封装着子弹的匿名信,敌人企图以此来胁迫朱蕴山放弃革命活动。

死亡的危险如影随形,但在革命烈火中久经考验的朱蕴山未曾有过半点退缩畏惧。将家人重新安置于北方后,他又拄着手杖,不分白天黑夜,穿梭于上海的大街小巷,奔忙在革命道路上。

手杖,是朱蕴山革命精神的接续

朱蕴山纪念馆陈列的朱蕴山生前使用过的手杖等物品

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,中华民族从此站起来了!

此时,朱蕴山已经62岁。望着百废待兴的新中国,心中闪过无数念头。多年的奔波奋斗,终于在这一刻有了圆满的结果。但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”,孙中山的话在他心头萦绕,祖国各项建设还在等着他,他还不能停下脚步歇一歇,他需要投入新工作。

防身的手杖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,于是,朱蕴山就换上了一根普通的手杖。这是一根和平年代的手杖。

新中国成立初期,民主党派建设任务繁重,作为民革第一届中央常委、组织部部长,作为民革的创始人之一,朱蕴山知道,自己在促进民革各项建设方面,在促进民革的发展、巩固与团结等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除了民革的职务,朱蕴山还曾历任政务院人民检查委员会委员,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,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等重要领导职务,曾参与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》组织工作以及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的起草工作等。任务虽然繁重,但他工作激情高涨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与身上的病痛,在手杖的支撑下,奔赴全国各地学习、考察、调研,积极建言献策,参与新中国建设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十年动乱中,朱蕴山虽然受到打击、迫害,但对党、对革命坚信不疑,意志弥坚。他曾告诉子女“中国的问题要靠中国共产党。你们无论在什么困难的情况下,都要相信这一条。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,其它任何党派都不行”,“能人就在党内,中国共产党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,纠正自己的错误”。据他儿子朱世雄回忆说,当朱蕴山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是那么自信、满怀激情,手杖不停地敲击地面,连胡子都在动。

1977年民革恢复工作后,民革中央临时领导小组成立,朱蕴山是三位召集人之一。为了掌握“家底”,摸清情况,研究如何开展工作,民革开始进行全面的调查研究。1978年11月,中央临时领导小组派出调查研究小组,赴上海、南京等地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调研。朱蕴山参与其中,拄着手杖,走遍所有地方,为民革的发展竭尽心力。由于他对民革的突出贡献,在1979年的民革五届一中全会上,92岁高龄的朱蕴山当选为民革中央主席。

朱蕴山还时常挂念着家乡人民和家乡的发展,多次回到家乡六安,会见乡亲、老友。1980年,朱蕴山在接见六安地区党史工作者时曾感慨地说,他的一生最正确的选择是拥护中国共产党,因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有了共产党才有社会主义,才有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幸福。

朱蕴山把一生都献给了革命事业、献给了新中国,90余岁高龄时仍然忙碌在工作岗位上。他拄着手杖,进出人大、政协会议厅,参与国家事务管理,直至去世。真正是做到了生命不止,奋斗不息。

一根手杖,从抗日战争开始,陪着朱蕴山走过了人生的后半段旅程,见证了他不顾个人安危,穿梭于战火弥漫的中国,四处奔走呼号,联合社会各界,誓将团结抗日进行到底的坚强革命意志;见证了他不惧黑暗势力,不惧流血牺牲的无畏精神;见证了他坚定中共领导,全身心投入新中国建设,兢兢业业、奋斗终身的可贵和可敬的无私奉献精神!

斯人已去,风范长存。手杖如今仍然静静地陈列在朱蕴山纪念馆中,斑驳的外表,是曾经风霜经历的留影,是革命事迹和崇高品格的无言诉说。一根手杖,凝聚的是一段历史,闪耀的是一种精神。那是民革老一辈们与中共风雨同舟,为国家为民族携手奋进、共同奋斗的精神。这种精神,值得我们永远继承和发扬。(作者:朱灿)



 
 

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六安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:金蜘蛛网络

联系电话:0564-3933668 邮 箱:lamg3378#126.com(发送邮件时请将"#"改为"@") 皖ICP备18021197号-1